笔趣阁TXT下载网 > 其他小说 > 龙渊剑神 > 第1714章 古墓一脉的代价

第1714章 古墓一脉的代价(1 / 1)

将整个玄一门推向了灭亡的法门?

听老者说至此处,风无尘兴趣渐浓。

他很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法门,能让玄一门获得如此强大的衍算之力。

老者顿了一顿,略显浑浊的双瞳逐渐被拉回某段回忆,往日的光景逐渐浮现在其眼前。

“得到那法门之后,师尊与几位长老便日夜闭关推衍此术!却也是从那一日开始,宗门之中,开始怪事频发,先是门中时常有门人莫名暴毙,后来又生了几场意外,新入门的弟子,夭折七八!直至某一日,整个玄一门被黑压压的接雷所笼罩,我才知道,那根本不是什么意外,那分明就是天谴!”

“那一日!整个玄一门都被雷劫覆灭,所有弟子与长老都葬身雷劫之下!然而就在要轮到我时,师尊却出关了!”

说到此处,老者的额头微仰,神情逐渐带入了情绪,变得虔诚而又肃穆。

“师尊出关,劫雷也尽数散去,然而当我看到师尊时,他……已经不似是人了!那种洞悉一切,掌控千机的眼神,我这辈子也忘不了!”

“对于整个玄一门的惨状,师尊没有半分后悔与自责!仿佛死去的并非他的同门手足,而是可有可无的蝼蚁一般!他出关之后,便离开了宗门,从此杳无音讯!”

“而也是自那一日开始,我得到了那股力量!那种力量并非是什么特殊法门,而是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血脉之中!苍穹宇内,只要我欲推算之事,从无落空!”

“唉……”

这时,老者又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拥有这股力量之后,我本想借此重建宗门!但是诡异的是!刚刚建好的宗门,不论多么牢固,总会在一夜之间,被劫雷劈得粉碎!刚刚收入门中的弟子,亦总会在数年之中以各种方式死去!”

“后来,我渐渐意识到!我……亦或者是玄一门的力量,乃是师尊强行夺天地之造化而来,为了这股力量,他透支了玄一门所有的底蕴与未来!那些死去的弟子,实则是为他还了债啊!”

“我心知无力与天道对抗,便回到了往日玄一门的遗址,与万千死去的同门为伴!并将玄一门更名为古墓!我不敢再动重建宗门的念头,亦不敢收徒,甚至不敢多与人交际,本想于此了却残生!怎奈何,造化弄人啊……”

此刻,在老者的叹息之中,却是复杂无比。

有怀恋,有内疚,有不甘……

“在我已然心死之际,她出现了……”

“他?还是她?”

得问,老者没有立马回话,但是眼中的爱意却已然让风无尘明了了一切。

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!你遇到了一个不畏诅咒,也要与你在一起的女人!”

此言入耳,老者眼中的内疚更浓:

“我本不该犯这等错误,只怪心中的那一丝一缕的侥幸!我以为……这古墓之中有万千同门因果镇压,可瞒天过海,谁曾

想,还是我太自信了!我与她相恋的第十年,她怀了我的孩子!那时,我却已经被喜悦给感情冲昏了头脑,然而在我儿降世的那一日,现世才给了我迎头一棒,让我幡然醒悟,怎奈何……已经太晚了啊!”

“那一日,整个古墓之上,黑云压阵,与玄一门灭门的那一日一模一样,我那时才反应过来,师尊欠下的债,还远远没有还清!我亲眼看到我的妻子殒命于劫雷之下,我儿虽然保全了一条性命,却先天有缺,最多不出九年,便会夭折,我寻遍诸天万界,也寻不来治好他的东西!”

“我其实一开始就知道,我是治不好他的!甚至就算治好了他,天道也会以其他手段取了他的性命!天道容不下我们这一脉,除我之外的其余人!呵……若是弟子,我大可将其逐出门下,废掉他的修为,打散他的因果!但那是我儿啊!血脉相连,却是如何都与我脱不了干系!想要他活!唯有一条路!”

根据老者的话锋,风无尘赫然已经明白,他所谓的最后一条路到底是什么!

他也终于知晓,老者那一句前人死,后人生是何意思!

古墓一脉被透支了底蕴,容不得第二人存世,想要那个孩子活下去,便只能他自己死!

果真,只听老者说道:“下定决心之后,我将我儿安顿妥善之后,便四处寻我师尊的下落!因为我始终还抱有一丝希望,解铃还须系铃人,若是我师尊,或许能解开这等诅咒!于是我跟着线索,来到了雪葬天宫!”

“那你找到你师尊了吗?”方笑韩问道。

老者摇头:“入了这雪葬天宫之后,我的确寻到了些许师尊的踪迹,但是……还不等我找到他,我便遭遇了凶险,身受重伤,于此寒洞之中苟延残喘数年之后,我肉身腐朽,因果泯灭,如今,只余这一丝残魂了!”

“……”

听完了老者讲述,二人心间可谓是五味杂陈。

风无尘抿了抿嘴唇,眉头紧皱,忽的眼瞳微颤,想到了什么。

“怪不得啊……”

方笑韩一愣:“什么怪不得?”

风无尘道:“此前我们不知古墓一脉时代单传的真正缘由,许多事情的判断却也算不得准确,如今,我算是真正明白!为何那李双双明知雪葬天宫九死一生,却还是甘愿来此!她只怕是与前辈抱了同样的心思!要么寻到古墓一脉的祖师,解除诅咒,要么……便让自己作为祭品,让那小丫头活下去!”

方笑韩眼前一亮:“嘶……如此一说,逻辑上倒是通了!不过方才这老头却也说了,若是弟子,倒可逐出师门,磨灭因果!唯独血亲无法割舍!难道……那丫头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?”

说至此处,方笑韩露出了几分猥琐的笑意。

风无尘白了他一眼:“这些你便莫去揣摩了!”

这时,老者又道:“这并不奇怪,这十万年中,葬身于这雪葬天宫的古墓后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!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这个缘由,这份力量,即是诅咒,也是纽带啊……”将整个玄一门推向了灭亡的法门?

听老者说至此处,风无尘兴趣渐浓。

他很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法门,能让玄一门获得如此强大的衍算之力。

老者顿了一顿,略显浑浊的双瞳逐渐被拉回某段回忆,往日的光景逐渐浮现在其眼前。

“得到那法门之后,师尊与几位长老便日夜闭关推衍此术!却也是从那一日开始,宗门之中,开始怪事频发,先是门中时常有门人莫名暴毙,后来又生了几场意外,新入门的弟子,夭折七八!直至某一日,整个玄一门被黑压压的接雷所笼罩,我才知道,那根本不是什么意外,那分明就是天谴!”

“那一日!整个玄一门都被雷劫覆灭,所有弟子与长老都葬身雷劫之下!然而就在要轮到我时,师尊却出关了!”

说到此处,老者的额头微仰,神情逐渐带入了情绪,变得虔诚而又肃穆。

“师尊出关,劫雷也尽数散去,然而当我看到师尊时,他……已经不似是人了!那种洞悉一切,掌控千机的眼神,我这辈子也忘不了!”

“对于整个玄一门的惨状,师尊没有半分后悔与自责!仿佛死去的并非他的同门手足,而是可有可无的蝼蚁一般!他出关之后,便离开了宗门,从此杳无音讯!”

“而也是自那一日开始,我得到了那股力量!那种力量并非是什么特殊法门,而是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我的血脉之中!苍穹宇内,只要我欲推算之事,从无落空!”

“唉……”

这时,老者又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拥有这股力量之后,我本想借此重建宗门!但是诡异的是!刚刚建好的宗门,不论多么牢固,总会在一夜之间,被劫雷劈得粉碎!刚刚收入门中的弟子,亦总会在数年之中以各种方式死去!”

“后来,我渐渐意识到!我……亦或者是玄一门的力量,乃是师尊强行夺天地之造化而来,为了这股力量,他透支了玄一门所有的底蕴与未来!那些死去的弟子,实则是为他还了债啊!”

“我心知无力与天道对抗,便回到了往日玄一门的遗址,与万千死去的同门为伴!并将玄一门更名为古墓!我不敢再动重建宗门的念头,亦不敢收徒,甚至不敢多与人交际,本想于此了却残生!怎奈何,造化弄人啊……”

此刻,在老者的叹息之中,却是复杂无比。

有怀恋,有内疚,有不甘……

“在我已然心死之际,她出现了……”

“他?还是她?”

得问,老者没有立马回话,但是眼中的爱意却已然让风无尘明了了一切。

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!你遇到了一个不畏诅咒,也要与你在一起的女人!”

此言入耳,老者眼中的内疚更浓:

“我本不该犯这

最新小说: 冠宠天下:邪王的小蛮妃 和离后,战神前夫死皮赖脸求入赘 火山喷发?携万亩空间带全村逃荒 大宋之最强纨绔 大佬归来,假千金她不装了 穿越七零,娇知青嫁高冷军官 王渊李诗涵 软软娇妻驯恶夫 道魂 从赘婿到女帝宠臣